是否暴力威胁过郑爽?张恒接受律师质询

[复制链接]

90

主题

93

帖子

632

积分

秩序白银

Rank: 2

积分
632
发表于 2021-4-11 10: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地时间4月6日9:00,郑爽与张恒抚养权纠纷案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县进行了第二次开庭审理。

澎湃新闻记者在线旁听了庭审。本次庭审由法官Karen Brody主持,作为3月22日庭审的延续,本次庭审持续时间约5个小时,作为证人及当事人,张恒接受了郑爽方两名律师的质询。
法官在庭审中表示,将在两周之内对此案作出判决。
是否暴力威胁过郑爽?张恒接受律师质询-1.jpg
是否暴力威胁过郑爽?
在庭审的第一阶段,郑爽的中国律师Jie Lian主要就郑爽与张恒微信聊天记录中的语句,对张恒进行问询。
庭审中,律师提问张恒,上次你的证词是不是说2020年2月-7月郑爽没有来美国接小孩?张恒回答道,直到2021年2月11日之前,孩子的母亲郑爽都从来没有(来美国)。
律师进一步提问,在证物里有没有显示,郑爽没有来美国接小孩是因为她怕你?在2020年你有没有暴力威胁过郑爽?张恒表示没有,并称在2020年,自己全家受到过郑爽全家在生命上的威胁。
在前两个提问中,律师分别让张恒读出双方微信聊天记录中,张恒发出的单句,其中包括“打死你”“闭嘴”“后代kkkkkkkkkk”等。
在庭审口译员将“打死你”翻译成“beat you to death”后,张恒提出了质疑,他表示这三个字不是字面上的意思,有玩笑的意味,这样翻译并不恰当,“如果是字面上意思的话,我和郑爽在正常的聊天当中,这三个字出现过一百多次,这一百多次不是我一个人说的,是我们双方说的,因为这是一种朋友和朋友之间的玩笑话。”
同时,对“后代kkkkkkkkkk”等言语如何解释的问题,张恒称,“我翻译不了,因为当时我醉得一塌糊涂,我都不知道我在打什么字。”他表示,因此这句话后面的消息自己也无法朗读,将完整内容一起看就能知道,90%的单句无法翻译。
在庭审进行了约一小时后,法官发表了意见。法官表示,今日庭审之后,她将根据所有的资料决定两个年幼孩子未来的生活和去向,法庭需要了解的是孩子现在的种种情况。法庭已知父母双方之间有一些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但在法庭上花很多时间把这些搬出来,对于做出有关孩子未来的最佳决策毫无益处。从上次及本次庭审已花费的时间上来看,与孩子有关的内容非常少;法庭关心的是双方的信用度、能力,以及双方对孩子事情的关心程度……而不是父母双方的关系。
郑爽律师对此表示,我们主要解释一下母亲郑爽在这一方面的努力是很多的。
此后在律师要求下,张恒朗读了一句来自郑爽的聊天记录:“我很害怕见到你,张恒我真的很害怕你”。
律师询问张恒为什么没有回复郑爽的某些消息,张恒表示,郑爽说的话没有逻辑性,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我看不懂,所以我回答不了她的问题。
是否故意不对郑爽释出孩子信息?
庭审中,郑爽方律师Helen的提问主要针对张恒与代母的联系、张恒与郑爽对孩子信息的交流情况、张恒在微博上发布的信息、张恒对郑爽心理状况的质疑、张恒对“父母亲时间”的提议等。
律师询问张恒证实,两个孩子出生时张恒均在场,孩子出生后,张恒发微信告知郑爽,但相关微信消息前面出现感叹号,显示被对方拒收,这也意味着郑爽没有收到信息。
“在我试图联系她孩子出生的时候,我发现她把我拉黑了,我就没有再联系她了。”张恒表示,记不清自己有没有尝试打电话给郑爽,“我觉得去尝试了解孩子的相关信息是一个妈妈的责任和义务,而不是我的。”“同时,从2019年10月,一直到2019年12月哥哥出生前10天,我们都一直保持着和她和她家里人的联系,她和她家里人强调的是,他们试图弃养孩子、把孩子送到第三方机构。”
律师指出,聊天记录显示,2020年1月19日,张恒发给郑爽的视频显示他身在上海。郑爽回复:“你在骗我吗?你不在国外吗?”并问张恒是否可以发送定位给她,但张恒没有发送。
律师Helen提问,2020年2月,张恒是否让代母不要释出任何信息?张恒回答,自己让代母不要释出任何关于他个人的信息,自己当时说的是:“如果agency(代孕机构)问了小孩信息,你告诉agency这是孩子的隐私,agency没有任何权利和义务知道。同时我说道,如果我的前女友郑爽需要这些信息,让她直接来问我。同时我让她转告郑爽,停止那些狡诈的trick(把戏)。”
张恒称,自己在2020年2月24日郑爽建立的微信群里也没有释出孩子的信息,原因是“里面有很多不认识的、跟孩子不相关的人”。
经引导性提问,张恒表示,自己有两次要求(分别在孩子出生时、孩子出生7-8个月后)代母录一个视频,让代母只需讲述其看到的真实的事实。但代母拒绝了,因为她不想介入此事。
提及让代母录视频的目的,张恒表示,“关于我对郑爽的了解,因为她很有钱,她经常会用高额的钱去收买别人……做个(虚假)证供。我很担心两个代母后期因为受到金钱的引诱,去做虚假的证供。我想如果她们做出了虚假的证供,我可以(用视频)证明。”
2020年7月24日,张恒律师给郑爽寄送了关于小孩抚养权的律师函。郑爽律师提问张恒:“所以你知道母亲郑爽的信件地址?”张恒表示,“我不知道她住在哪里,所以我把她所有的地址都寄了一遍。”随后,郑爽律师继续提问有关此律师函的问题,张恒律师提出反对意见,指出律师函是由当时的律师寄出,这个问题对张恒来说是不公平的。法官表示反对有效。
律师提问,你对于郑爽的心理健康状况担忧,称她有自杀倾向,那么两人在2018年决定代孕,你有没有要求她做心理方面的评估?对这一问题,张恒表示需要询问自己的律师。
是否考虑到微博、录音对郑爽事业的影响?
律师提问张恒:在2021年2月5日,郑爽给你很详细的指示,关于怎么样把孩子带回中国,是吗?你之前说郑爽没有做任何让孩子回国的努力?
张恒表示,这些是2019年8月给过的信息,“郑爽女士在她的丑闻曝出来之后,在2021年2月时开始尝试做这件事”。
律师接着提问:“丑闻”是指2021年1月18日,你把孩子的信息放在网上?张恒予以否定。
张恒表示,2021年1月18日自己在微博发布的照片没有露出孩子的脸,只是自己和孩子的日常生活。当被问及有没有想过这会对孩子产生负面影响时,张恒说,“我们都会把自己跟孩子的生长过程放到社交网站上,这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我相信在座现场所有人,都有过把自己跟孩子的休闲时间分享到社交网站上去。”
当被问及是否知道这会在中国引起巨大影响时,张恒表示不这样认为,自己是普通人。
律师继续提问道:“你说你在保护孩子对吗?”张恒对此表示肯定。当被问及保护孩子的方式,张恒回答:“因为郑爽一直试图遗弃孩子,如果我不保护孩子,孩子就会被送到收养机构。”
当律师问及“超过1亿的人会看到你发布的消息?”张恒表示,自己不知道,也没有关注过,因为这只是私人的社交账号而已。律师继续问道,这个信息会被其他社交网站截图并转载?张恒回应,“我不清楚,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当被问及这条微博是否对郑爽的事业造成负面影响时,张恒回答,“我只是发表我的处境,这和孩子母亲的事业没有任何影响。”
律师提问,1月18日之后有一个录音公布在网上,它是否给郑爽的事业带来了负面影响?张恒称自己不清楚,他还表示,自己在网上听到过这段录音,但并不知道是谁释放了这一录音。
如何理解郑爽“父母亲时间”的诉求?
对于郑爽在3月22日提出的对“父母亲时间”的诉求,张恒认为,那并不是如她所言的“循序渐进的方式”。
“在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一起相处3个小时,这不是为了孩子健康提出的考虑,也不是循序渐进的。”张恒表示,关于父母亲时间,应该由他的律师和法官来做决定,“我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提议,因为在过去两次的见面中,我并看不到郑爽对孩子的爱,我也看不到孩子多喜欢她,我只看到孩子们一直哭。所以如果必须让他们见面,我不清楚对孩子的健康是好还是不好。”
张恒表示,本次庭审前,郑爽与孩子们进行了第二次见面,“在最近一次见面中,孩子一直哭了40分钟。”
对此,郑爽律师问:“你认为母亲郑爽应该是零探望?”张恒对此予以否定。
张恒表示,对孩子最有益处的探望时间,应该“根据郑爽的表现来决定,而不是我说多少是多少;如果她对孩子很好,孩子很爱见面,那可以多见面,但目前为止,没有看到”。
当郑爽律师问张恒是否认为母亲跟孩子相处的时间越长越多,母子关系会得到成长和改善时,张恒说,“如果是幸福快乐的,那是越长越好,如果一直哭、难受,我不认为相处时间越长越好,那会给孩子带来一些心理疾病。”因此张恒认为,相处时间应取决于孩子,而不是自己或是孩子母亲。
谈及接下来的计划,张恒表示,因签证到期的事情还没有发生,自己并未明确未来的相关计划;被问及想带孩子在何处生活时,他称“哪里对孩子好我就在哪里去生活”。
来源:澎湃新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